希望如风

希望

昨天,李志2013跨年的现场录音专辑《勾三搭四》上线,带上耳塞,此时的我正坐在周庄的某个会议室里敲着代码。这个被称作中国第一水乡的古镇,在有的人眼里就如江南女子一样楚楚娟秀,在有的人眼里却像被商业化拔光衣服一般体无完肤。手中的键盘伴随窗外的雨声滴滴答答,彼时的我在江南剧院,是什么神情?

上个月打电话给本科同宿舍的好友Z君,我本科毕业后被保研到本地的一所大学,Z君则被保进了T大。Z君说我是猫头鹰的性格,师必有名,打电话肯定有什么事情,这是他在某大型国有金融机构总部接受高大上培训的时候刚被灌输的最新名词。我说你妈的别给我整这些没用的,我就是到月底通话时间用不完了,说说最近怎么样吧。“唉,生活完全不是我想象的样子。”Z君毕业后就来到现在的单位做管培,三年的轮岗还未结束,在一个国企中,无论是级别还是收入都不能令自己满意。“在上海这个城市,一起入行的毕业生买房的买房,拍马的拍马,钻营的钻营,而我总是觉得自己比别人慢一拍,现在还没决定到底是留在总行处室还是回到家乡的省行,甚至连他人津津乐道的上海话都懒得学。领导开会用上海话,我只能举手说听不懂。”Z君是一个各方面能力都很强的人,“我总觉得IT这个行业的人都非常优秀,但却都需要一个干其他的人来领导”,刚毕业的时候Z君对我说过,于是在找工作的时候他便毅然决然选择了转行,找到了这个无数金融专业的毕业生都仰慕的工作,给他提供了最好的平台。“我觉得就像你说的,好好干,我们还年轻,也不怕出去后找不到工作。以后,可能还是会从事自由一点,与艺术相关的工作吧。”“嗯,有机会我们一起干。”电话完了我Google了一下,还有一种叫做孔雀型性格,Z君一定再明白不过了。

旁边宿舍的F君毕业后就一直在公司打拼,去年跳槽到A行业外企后,收入翻倍,更是完成了职业生涯的完美转型。几个星期前我的高中同学结婚,同时邀请到了我和他。没错,因为F君的老婆是我的高中同学。本科时F君作为我们当中外表俊俏家境富裕的优质男,却早已名花有主。大四在谈了一场四年的恋爱后,和女友分手。彼时的他涉猎甚广,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我老婆的男朋友……”。在我阴差阳错的把F君的现任老婆介绍给他后,却出乎意料的般配,或者说,被管得小鸟依人,服服帖帖。两年前和他聊起来,虽然开着大奔,住着中环的高尚社区,却说,“上海这个地方,让你总感觉有一天会离开”。现在则是,不出差的时候在公司和家之间两点一线,出差的时候则美国澳大利亚的满世界跑。“过五年有到中层的机会再说,再读个书,公司给报销”。“准备再生一个吗?”“嗯,等再去美国出差的时候,找机会把老婆带过去生。”从当年到处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到顾家好男人,从和我们一起玩游戏最后考挂好几门到今天的职场精英,F君的转变令人意外。也许是去年生了个大胖小子让他增添了不少责任感,想想毕业那年6月,我们还在宿舍抓紧最后的时间通宵玩游戏,他就已经驱车奔波于上海和南京之间,“怎么还像学生一样”,或许转变从那时就已经开始了。“先好好干着吧,毕竟找到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挺不容易的。”

J君在校时就是学生会和团委的活跃分子,入学没多久便对校内各种组织机构和领导的八卦了如指掌。大四那年,我们被分成了实习、出国、考研几波,他手握本地最好公司之一的offer,却在一次香港高校前来的宣讲会上做出了前往HK读研的决定,并最终申请成功。在HK读研还异常稀奇的当时,J君的这个决定和他一贯的做事风格一样,闷骚而靠谱。散伙饭上,杯酒下肚,突然有人落泪,随后几乎所有人都趴在椅子上痛哭流涕。“J君”,我端着酒杯和他说,“去了香港好好混,以后我们去HK玩就靠你带路了。”比我还矮一头的J君瞬间泪如雨下,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一年后,他硕士毕业,并在HK找到了某大型国资委企业在港总部的工作。“其实我很尴尬,在香港房子根本买不起,考虑回归内地也只能去北上广深,但现在政府的限购让我在这些城市也买不了房。”J君想想继续说道,“开始工作几年香港的薪水相比国内还有很大优势,现在就差些了,这里的消费太贵。前几年我在老家买了房子,可是根本没怎么涨。那时候北上广深不限购,涨得还快,早知道就……呵呵”。J君还是那样,从不说起自己内心的想法,或许是我和他还不够熟悉。说起在HK,有些人去了那里工作,甚至安家,却永远像是在旅行,生活就像一场又一场的电影,无法融入。J君来自西部,在HK没几年便学会了粤语,口语打字均和普通港人无异。对于香港的故事,甚至是大陆在港高管的各种掌故如数家珍。“还是先拿到永居身份再说吧,也就几年了。”

C君作为我们那届毫无疑问的学霸,当年也曾奇葩般的存在。大一刚入学的时候,C君来自农村,家境也比较一般。听说专业涉及编程,自己却连电脑都没碰过,非常紧张。于是,第一年当我们大部分的课外时间都在网吧球场度过的时候,图书馆机房里每个周末都会出现C君的身影。一年过去了,我们依然连什么是类都搞不太清楚,他却可以随手写出一个排序算法。大二后,我们系有了自己的专用机房,每人可以带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进入上网学习。C君买了一台配置不高的联想笔记本,这个笔记本伴随了他一直到研究生。从此以后,他就成了一个传说。为什么有人会对着电脑写代码写到发笑,那时的我们如何都想不通。大一时,因为学习成绩太好,C君被辅导员推荐入党,大二转正前他却主动退出了,“入党没什么用,说不定还有很多麻烦”。大四那年,作为全系第一,ACM竞赛获奖无数的大牛,以C君的实力可以选择任何大学,可是他却留在了本校,“我最怕麻烦,就像当年的入党”。研究生找工作的时候,我托他帮忙开成绩单,请他吃了顿饭。彼时的他已经是校ACM参赛的领队,因为参加各种比赛获得的高配置笔记本也早已取代了当年的老古董。“今年可惜了,全球总决赛在哈尔滨,不然说不定还能去趟美国。”C君看似还是老样子,却已经实实在在的成了一个大神。“现在没什么人管我,我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大部分人也就是给老板免费干干活而已。读研纯粹是为了找工作,因为听说Microsoft、Google这样的企业都至少要求硕士。对了,我现在学会打Dota了,题做累了就到群里叫一下,打两把,要不我们来把?”。毕业时他如愿被Microsoft早早预订,和他联系的时候他说在忙着学车,好多同学的婚礼也都没有参加。再联系的时候,就已经offshore找到了Facebook的工作,如今已带着老婆享受加州的蓝天阳光。

而我呢,毕业后就一直在这个充满活力的二线城市,做着份一潭死水看不清前途的工作,畏首畏尾,一成不变。我们眼里的自己永远从事着机械重复的劳动,很难取得任何进步,看待他人却满是机遇,充满羡慕。一回头,他们有人已经完成了华丽的转身,那些停留在原地的,或许只是时间未到。希望真好,甚至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而好的东西永远不会消逝。

我的初中同学W君,去年从P大博士毕业,随后进入某部委工作。40天前在一次公务出差中搭乘马航MH370次航班回国,却就此不知音讯。脑海里飘过当时飞机舱内的场景,很难想象那时的他到底在想什么、做什么。照片上找到他的家人,不敢去想。三年前博士在读期间他来上海开会,路过本地我请他吃饭。“国外有什么好的呢?国内的公司我也都实习过,无非就是那么些东西。嗯,太忙,明天就要回去了。”彼时的他踌躇满志,充满梦想。而如今,这一切却和那架飞机一样,如风般消失在空中。

图片转自博客 光影随行

2 thoughts on “希望如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