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一路走好

天不亮就出发,五点半大大小小接近二十辆车跟在灵车后面,开往殡仪馆。大雾,能见度不到五米。一路上所有车辆慢开双闪,紧跟前一辆车尾。乡间的路上,鲜有行人。那一刻,我觉得真的是送外婆最后一程了。

到了殡仪馆,稍候便是告别仪式。外婆静静的躺在鲜花中,头偏向一边,闭着双眼,就像睡着了一般。安详,也许这就是家人的感觉,我甚至感到从未和外婆如此接近。默哀,大舅致追悼辞,亲友献花。众人无不数次流泪。《母亲》的音乐响起,大舅说愿来世仍做你的儿女,大姨说以后再也没有妈妈了,妈妈趴在外婆的身上痛哭。妈妈是最后接近外婆的人了,随后外婆就被推往火化室。家人跪下,大姨和妈妈痛哭。

火化的过程中,我们兄弟四人到殡仪馆一角的另一个火炉边,将外婆生前的衣服被褥,还有亲友带来的花圈、纸钱烧掉。一件件衣物,火光从一点点到熊熊燃烧,不肯熄灭。火炉的上面灰烟升空,兄弟四人默默伫立在火炉前很久,二哥掏出一根烟来抽。小时候在外婆旧宅,兄弟四人发生的很多事情,家乡的老街,全部浮现在我眼前。而现在,这一切仿佛随着眼前的火焰,就这样与我们告别了,还有永远回不去的过去。

有人说,父母是隔在我们和死亡之间的一个帘子。我们和死亡之间好象隔着什么,没有什么感受。等到父母过世了,我们才会直面这些东西。我觉得,亲近的人在身边,不会觉得有什么感受。等他们逝去了,才会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有一部分变成了空的,永远都填不满了。

外婆,一路走好。

女排精神与反智主义

女排夺冠的最大意义可能是,国内和郎平一样年纪的人,大部分早就过着打麻将等待退休的日子了,而她还能如此投入的将已经做了三四十年的事做的更好。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次整个中国奥运代表团的表现。我好像看到了目前社会上或者说网络上极为流行的那种“反智”倾向,比如,读书有什么用,考上大学还不是失业,名校毕业的往往是低能,公务员不创造社会价值都应该下岗,奥运不该办航天不该发展,爱国主义就是五毛,我是纳税人你们都该听我的……

与之相对应的是,在现在的社会环境中,一个人如果还能静下心来,痴迷的读一本书、做一件事,大部分情况下都会被认为是傻子和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样做“有什么用”。所以,得更多的金牌有什么用?。与之类似还有“意志品质”,提到这样词的人大概都会被耻笑。

相反,一个现在很流行的词是“工匠精神”,一说起来立马显得很专业,表明自己的精益求精。这个由老罗发扬光大的词,也应该随着老罗的失败而走下神坛。老罗的行为和结果都证明了他不是一个尊重技术的人,也不遵循基本的行业规律。任何一个高科技行业的更新,背后都是无数工程师反复枯燥的调试,让系统更加迅速、稳定,而不仅仅是花哨炫酷的表面。如果老罗真的不知道自己失败的原因,那么只能说他和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一样,把那些最重要、最难做到的东西认为是假大空、无关紧要。

在金牌无用的今天,再高呼奥运成绩的意义似乎显得逆时代的潮流。但也许只有让竞技运动回归本质,回到它只应该关注的事情才是正常的。其他无论国情民生、社会现实、培养成本还是举国体制的问题,都交给那些应该负责的人和部门吧。只有一个运动员思考如何将步跑的更快、球打的更好,如何在压力巨大的情况下将技术发挥的更稳定,如何多少年如一日的保证竞技状态的时候,才会真正的体现“更高更快更强”,更接近人类的极限。

同样,一个人只应该安心思考如何将手上的事做的更好,一个公司只应该考虑如何把生意做的更大,其他都是耍流氓。

延伸阅读:中国体育:何其沉重的“五环警示”

我的第一个父亲节

Nicole十一个月,在属于我的第一个父亲节里,单独和她在家里度过了一个半小时。

给她准备好水和尿布,看着她醒来,陪她玩耍。这并不是我第一次和她单独相处,也许是连续几天加班太晚,Nicole竟然有些拘谨。大多时候,她只是一个人玩,并没有大胆的到处又扒又叫,吸引我的注意,也没有平日的笑容。即便在熟悉的区域里,也只是小心翼翼的,慢慢摆弄她的玩具。有时候我突然动作过大,竟然惊到了她。

妈妈回来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她也会对着我又看又笑,叫我回应。除去父亲和母亲天生的区别,我想,有时候真的是我更需要她。

有了Nicole后,才明白每一个父母都是英雄。将一个个小生命抚养成自由独立的个体,这其中遇到的困难、问题,跨越过去,带给她更好的生活,是上帝赋予我们的伟大力量。

在这过程中,Nicole帮我成长,教我学习一个个新的课题。对于每个选择了生育的父母来讲,这样的成长使我们成为了更加完整的人。

Nicole总是喜欢将新的东西翻个底朝天,看看下面到底有什么,不管多大。一次不行,就两次;一天不成功,就两天。每次大功告成后,总是得意地用手又拍又叫,发自内心的满足。渐渐的,我发现,在我看来再精细的动作,她看一遍也能记住,然后就开始尝试,学会。这种对于未知世界的好奇、无畏,成功后的满足、喜悦,超强的学习能力,每天的一点点进步都让我又惊又喜。

我很清楚Nicole与其他小孩相比并没有什么不同,也许也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但我希望自己能保持这份欣喜和满足,因为她对世界的好奇和勇气。也希望她将这份好奇和勇气尽量久的保持下去,不断的去探索属于她自己的世界。

让我们一起成长。

再见2015

2015年,生了个女儿,换了份工作,办了个移民。

第一件事,让我变得更幸福了,我从此对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意义深信不疑。

第二件事,让我脱离了之前“想得太多而做的太少”的窘境。幸好早在周围人每天感慨人生,靠心灵鸡汤度日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出了行动。虽然如今现实让我不能再每天五点半到家,六点半吃完饭就想干嘛干嘛,现实也让我不能下班后就再也不去想工作的事情,但我从此对努力的意义深信不疑。

第三件事,如今看来,算是赶了班末班车,凑了把热闹。交了钱,感受了资本主义的规则和效率。好在既没找代理,也没钻牛角尖,但我真的已不再对国外一定比国内好这件事深信不疑了。

欧,似乎三个梦想在一年都实现了。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我一样,会为一件事情拼命努力,达成后又总觉得突然间毫无紧要。我自己将其总结为“自我认同度太低”,究其原因,应该是由童年和成长中的诸多因素引起的,似乎是废话。

2015年,我和自己变得更加熟悉,和家人变得更加温馨,未来变得更加有趣。我认识到所有书上的道理真的都像它们看上去那么简单,不同的,只是你去做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