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友遇上微信

我一直想删掉微信,据说删除后手机便会日行千里身轻如燕,这对正被电池续航搞得焦头烂额的我简直就是求之不得。但很快我就发现这根本不可行,因为越来越多人接触后不久就会来一句“加个微信吧”,作为单位里朝阳般新生力量的代表,我自然不能表示手机里压根没这个应用。

很快,我发现周围有人在玩微信中的游戏,从打飞机到飞车,甚至有传说中的人民币玩家存在。茶余饭后凑过去看看他们的闲聊,各种数据技巧打法丝毫不比电子竞技有半点差别。不同的只是,这玩意可以每天随时随地打。

最近,越来越多的人把手机拿过来来要求跟我扫一扫。在没绑定手机号,除了老婆大人和微信团队外,从没主动加过好友的情况下,我的好友已经达到了37人。于是,朋友圈上面几乎随时都会出现一个红点。

我的朋友圈以两派为主——代购和晒娃。前者有好友有好友的好友,后者多为同事同学。前者以科普布道为己任,夹杂着浓厚的“我不拯救你的生活谁来”的思想,看多未免让人有被传销的幻觉。后者母(父)爱泛滥,除去个别确实可爱至极,其他不提也罢。当然,从短信到sns这么多年,类似“是XX的你就转”,“转发10个人幸福一生”的信息少了很多,但在我的朋友圈里竟然还会零星出现,着实让我震惊。

于是,我开始无耻的进行整理。屏蔽一个联系人的朋友圈信息,眼前舒服了;屏蔽两个,时间线安宁了;屏蔽三个,世界清静了。又过了两天,我发现自己的好友圈居然更新寥寥,没啥可看。原来这两派朋友人数未必众多,但均热情高涨欲望强烈,占据了朋友圈的大部分内容。我现实中的好友投影到微信上,原来就是这样。

最近两天,又有人来加我微信。“不是已经加过了吗?”我好奇的问道。“小号,朋友同事未来越多,太危险啊”。从人人、微博再到微信,人人死于“最近来访”,微博死于大V和言论管制,微信或许又将死于好友关系过于紧密,一个又一个的轮回。我是不是该庆幸或长或短,自己始终有一个地方来存放这些牢骚呢。

对了,微博上那些被我屏蔽的朋友,实在不好意思,我真的找不到取消的方法。

9 thoughts on “当好友遇上微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