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去公职

之所以起了个这么牛逼的题目,因为这就是事实,虽然过程远不如这四个字来的爽快。

当年从传说中可以打扑克牌的offer中,选了个众人“梦寐以求”的职业,不能算阴差阳错。其实是,人生只有一次,谁说不能试试?

好在我天资聪慧,很快便深知开会时人微言轻就不要出声,喝酒时酒量不济就尽管吃菜的道理。手中有活,不卑不亢。所幸同事大多比较友好,中华礼仪之邦人与人相处温婉含蓄,领导也照顾有加。

五年过去,要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以为已经是非常消极的看法了,因命运从不会善待消极看待生活和自己的人。事实上,人生任何一段经历都是一种历练。再不济,以后我也能拿自己这五年的经历,在和别人吹牛的时候,随口说几个段子。别的我不懂,但是公职和公职之间也是区别很大的。各种奇闻异事,没个这身份还真是体验不来。不信,下次请我吃饭可以随口讲几个给你们听听。

所幸上学稍早,研究生略水,两年混得毕业,让我还有这几年的时间可以尽情蹉跎。原以为年至而立,已然大叔,不想按照国际惯例一算,方才二八。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守着传说中你们都以为知道,但其实都不知道的,每个月活还没干就发下来的工资,这哪像我有为青年!

于是,趁老婆怀孕,跟着一起蛰伏半年。任其他人炒股掼蛋,手刷两遍leetcode,脑刷一遍cc150,offer总算在女儿出生之前到来。蓦然回首,这事就跟生娃一样,一是要有计划,二是不能偷懒啊。

从此,告别体制,来到江湖。本就一无所有,又何惧哉?每当看到女儿睡着时天使的样子,就好象也给我插上了翅膀。飞翔吧,带着爸爸一起。

成功的真相

其实标题应该是“这样的人都会成功”,或者“假尾巴狼”,这是我今天看到王自如的《坚果手机上手&简评》后的感受。但为了使这篇日志看起来更有深度,就取了这么个名字。

在和老罗的那次辩论后,我一直认为王自如是这个事件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之前他虽然有名,但是之后认识他的人更多了。人们有同情弱者的倾向,对于一个好像并没有做错什么的年轻人,无可厚非。整场对话更像是老罗一个人的单口,王自如在可有可无的情况下,无人苟责的获得了极高的知名度。老罗似乎赢了辩论,却输了生意。

这次的评测虽然题为“坚果手机上手&简评”,但是内容其实是坚果、红米note2和魅蓝note2的对比。客观来讲,与其在说评测坚果,不如是追捧红米,魅蓝则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陪衬。但凡是坚果的优点,一定是无足轻重;若是缺点,则一定是令人失望的,而且是红米的优点。整个评测的主语大部分是红米,好在王自如没忘记反复说,“让我们回到今天的主角坚果”。

好像王自如这次真的做错了,并且跑偏了。言语里包含的轻蔑和攻击,这不是一个客观评测媒体应有的职业操守,甚至连最基本的都没有。我觉得评测是个很莫名的行业,入门门槛极低,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学过什么都不懂,却搞得跟行业精英一样,嘴里蹦出一堆名词、英文,指点江山,何其爽矣。问题是,玩玩没关系,一旦搞大了,专业了,再这样就极为荒谬。

王自如的成功让我想起另一个类似的人物——Esports海涛。出生于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又做不到只能通过长时间实践才能而获得的真知,于是依仗堆砌名词、段子,充当年轻人的“行业导师”。明明内心不净,动机不纯,却总是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并且在若干场合主动提出并标榜。俩人同为草根出生,深知这是自己最大的优势,极为努力,迅速获得了大量网民的支持。于是在这个最好的时代,获得了资本的青睐。

Esports海涛最初反复声明在视频里绝不打广告,再到后来卖竹纤维袜子,并一再胸脯保证,“卖的就是我的人格和大家对我的信任”。普通的竹纤维袜子说的天花乱坠。失败以后,又写了一篇微博,痛斥被骗。其实就是创业失败,原因必然主要是自己的却立刻给自己戴上道德的帽子,占领制高点,随后撇清关系,最后,捐款。只能说中国网民众多,而民智尚未开化。再到后来出轨、离婚。而离婚前,模范夫妻也是他宣传的重点,三口的照片一定是放在视频的主页。私生活不便评述,具体过程大家可以看看知乎,自有论断。

可是,这样的人会成功。

王自如早已告别了一个人在香港自己掏钱买设备评测的阶段,而Esports海涛也靠视频和淘宝店在好几年前就在韶关买了别墅,当然,是还没离婚的时候。现在更是获得了风投。为什么?包装自己很重要,俩人除了上面提到的共同点外,还有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普通话好,声音过关,甚至有如科班出生。这就是将他们同其他从业者隔开的最大屏障。他们相当聪明,仅仅依赖自己的这点优势,走上台面,走到了投资人的面前。

我又想到了韩寒,韩寒的真伪,我无立场也无从判断。但是反对韩寒的人,一般都会被认为是五毛,这本身就很可笑。我只想说,韩寒是一个太善于包装自己的人,这个包装甚至从他第一次以退学者上电视的时候就开始了。或许,起初并不是他的本意,或许,你更应该佩服他的父亲。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父亲,或者是整个团队对他的包装比是否代笔这个事情更为重要。

从开始声明不代言、不接受访谈,到现在全方位发展。从国民岳父的形象到声明出轨并不可耻。我并不在道义和逻辑上对其有任何的谴责,但是成年人说话一是要负责,二是有些东西并不需要拿出来标榜。让我感到疑惑的是,韩寒在采访和演讲、甚至是电影宣传中的表现,远远不如他的文字来的敏捷和犀利,甚至反应迟钝,更无幽默可言,不知所云。这让我一个新时代的青年很失望,瞬间觉得时代的代言人没了。但是依然拥护者众,甚至表现不佳的视频还被拿出标榜。我只能同样认为,这个网络的年代,真理并不重要,追捧才是王道。

“百家讲坛”讲史的王立群先生,曾有过“人生四行”之说。他说,一个人,要想有所建树,须“四行”,即:自己行,有人说你行,说你行的人很行,身体要行。但是从上面三个人的例子里,很长时间我无法想清楚这之间的逻辑。难道说现在第一步不重要了?即便假定韩寒是被包装出来的,那为什么背后的团队要追捧他?那么多演员会跟着他拍呢?

后来我想明白了,这个时代重要的是预期,而事实结果往往难以衡量,即便可以衡量,也需要过很长时间,并且需要同样长的时间去评判。好比一部电影的好坏,或者是人们的口碑。这样的结果,并非数学题目或工程问题那样,有较为肯定的答案,很大程度上靠人们的评价。民众尚未开化,更无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时,什么样的人评价你,如何评价就很重要了。如果能有很好的形象和人脉,和评价你的人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成功便水到渠成。

是的,市场不会骗人,但市场的标准仅仅是赚钱与否。

同样,人生不会骗人,如果每个人追求的仅仅是“成功”。

恐怕,这才是做人做事的真理。

我的优势在哪里

初任培训思绪万千,回来一直想写些什么,却又觉得难以理清。

全省整个系统438名新人,20天的培训,来自各个地方、各个学校的同事,有人健谈而有善于组织,有人内敛但可以感到所知甚多,有人外向很好交往,有人内向但学习能力极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或许是一辈子的事业,从这里起步。

通过百里挑一的考试的这四百三十多人,他们未必都来自名校,未必有着很好的成绩,甚至很多人并不了解自己的专业,更谈不上掌握,英语也并不好,但对于人生和未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有想法和主见,能合理管理自己的思想、情感和行为,相对其他同龄人,更为成熟和理智。

然而曾经以为学习能力尚可的我,如今却被税务和法律知识弄得摸不清头绪,考试也丝毫谈不上得心应手。所谓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在工作中没有丝毫体现。求职过程里与人交往过程中得到的经验和信心,今天也不能让我游刃有余。此时此刻的我,到底有何优势?六年的大学生涯,我从母校那里得到了什么?

当初面对早已考虑成熟的职业生涯和还算不错的offer,最终还是选择了全新的挑战。想起本科实习时的无知和迷茫,如今似乎又回到那个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断的学习和思考。天道酬勤,只有开始,没有太晚。

诚朴雄伟,止于至善。

工科和商科思维的区别

工科的思维和商科到底有什么不同?我从没思考过这个问题,直到最近问起身边朋友各种幼稚的问题。

为什么税率是17%,为什么会有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等等等等这么多不同的税种,它们又都是为了什么目的征收的,如何才能不混淆?朋友总能耐心解答,而我却往往觉得不够理解,或是解释不够透彻说服力不足,更感迷茫。直到有一天他们说“不要总是用工科的思维去思考这些问题,很多东西没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这么规定的”。一时间我愣住了,我从未想过不同学科人群间思维会有如此明显的区别,而此时此刻的我感觉这确实是存在的。这种所谓的思维差异到底是什么?可能就是不同的人在遇到疑惑时定义它是不是问题,然后再用不同的侧重去学习新的知识吧。

我想,业务中的很多问题不会没有为什么,而自己查看资料又询问很多人后仍然感到疑惑可能有几个原因。工科的思维在逻辑推理上,往往比较严格。极端的讲,一句很简单的话,也必须通过形式化方法才能得到最本质的证明。虽然这么说是最夸张的情况,但这种思维确实潜移默化的影响了每个工科学生。遇到问题时,往往需要很强的理由才能说服自己。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很多IT企业莫名其妙的问题也情有可原,比如“下水道盖为什么是圆的?”,大概这种问题本身就很适合工科的学生。然而,业务的问题往往是商科类的,需要现实情况下的情理,抑或是法理来解释,显然不如“形式化”来的强。所以在问题其实已经得到解决的情况下,自己往往还没有感觉。

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工科的思维大多以“线型”居多。比如遇到一个问题,往往从解决它开始,向上查阅相关知识,再向下不断深入。然而业务上的问题大多是多线并行的,并且每条线都有很多的基础。比如我提出问题,查阅资料后看似理解却又感觉迷惑,就是因为相关知识了解太少,完全没有体会和意识。甚至已经找到了解答,自己还全然不知。

我想到去年找工作时面试过一家金融企业,HR问我“你认为什么是优秀?”,我说,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好的方法把问题解决好。他说,果然是工科出生,问题解决了就可以了啊。这个例子至少说明了两点,第一,我更喜欢归纳式的回答,就如同数学证明那样,不断的减少条件,最后得出最一般的结论,而这样的结论,理工科学生往往会认为是最完美的。然而,或许其他的同学并不会这么认为,他们更倾向于演绎性的阐述。就如同这名面试官,她并不认同我简明扼要的回答。第二,这样的回答确实暴露了自己的侧重点——“结果为导向”。也许这就是大部分工科学生的价值观,解决问题才是最重要的。结果固然重要,可如何在兼顾结果的同时,把其他方面也提到同样的高度?

回想起自己的大学,学校设置的课程也以专业为主。大学的六年,自己学会了如何解决问题,而在一些软技术上,比如交流、协商、表达、计划上都缺乏足够的理解和锻炼。这些在以后工作中都会非常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