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ever

有很多事情真的似乎要仔细想想才能搞清楚,比如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想写blog。想想自己从小到大也没有记日记的习惯,现在开始不定什么时候随便写下几行字,就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久而久之居然还有了把它弄弄好的欲望。结果就开始效仿其他班级的人,买了电话卡在宿舍拨号上,返祖了。速度真是慢的可以。不过说实话自己从初二到高二拨号上了四年,比到现在上宽带的时间还长,以前真的没有感觉到拨号慢,至少没有这么强烈。人真的是不能好日子过惯了。其实算下来也不是很贵,打了折大概一块一小时,不要把宿舍当机房就行。于是现在有个什么事比如查分、收发邮件就可以在宿舍解决了,方便了很多。说到查分,昨天刚下来的四级。589,自己是基本满意了。感觉做英语错题目就像概率一样,总是存在一定比例的题目要错,不管卷子是多简单还是难。在自己学院比起来还可以,其他诸如经管什么的就不谈了。他们说经管那帮人整天没事不学英语干嘛?我想人家考的好也就罢了,不要说什么其他的。

南京居然下雪了,昨天,快到三月的时候。记得去年还有将近四月的大学,所以就没有怎么奇怪。又是那句老话,“南京天气之恶劣令人叹为观止”。和去年不同的是,今年校园里面的雪人多了很多。中午吃完饭看到有一群人在雪地里打雪仗,同学又是一阵感慨,唉,属于自己的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

人真的要经历很多才会变成熟,有的道理是必须要亲身经历才会明白的。晚上公选的时候和去年参加十佳歌手大赛时认识的一个同学坐在一起,谈了一节课。她说自己是个奋青,不平于现在社会上许多事情,从×××到社会现状,我说我的那个年代已经过去了,还是高一高二的时候。这种事情你真的不要在乎很多,能融入社会的人才真的是有本事的。她说你骨子里是不是有点狂,我愣了一下,点了头,问怎么发现的。她说上学期一次和她同学谈话的时候从我的表情里看出的。我说好像真的是的,人要是狂的话以后肯定是要吃亏的。没什么不好,狂不是自大,有资本的人才会狂的,她连忙解释自己这么问的本意。我谈到以前自己不是很狂的,想起来可能是由于高中的时候总是怀疑自己,很不自信,所以就有很长时间逼着自己相信自己的能力,要舍我其谁,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这种性格。其实自己也没有要把它表现出来,但是却是骨子里的,就像她说的那样。我不为自己的狂而感到羞耻,但是却好像预知到以后自己会在这个上面吃亏,所以一定要或多或少改掉一点。

想想开始时提出的问题,现在越来越写blog好像就是一种感情的宣泄。每天经历很多事,不管是开心还是难过的,写上几句,感觉真的很好。

5 thoughts on “Whatever

  1. <p>83,成绩不错哦! 我第一次靠4级的时候特别倒霉,因为位子和耳机的原因,听力完全没有听到,考了58.5,气的我吐血。即便如此,我的英语还是不够好<br />
    </p>

    [回复]

  2. <p>现在四级是怎么计分的?我那个时候就是60分通过,不知道现在国内的大学生的英文水平,觉得你的英语就很不错了,难道那些学经管的和外语系的差不多。 我的FLATEMATE也是南京来的,呵呵。 你说得对的,能融入社会的人才是真有本事的,一个人想改变整个社会无疑是困难的。<br />
    </p>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