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节杂谈

这个节那个节过来过去都是为了啥?不是像大学里面社团活动似的,关心的人忙的不亦乐乎,冷漠的人还是不关什么事嘛。好家伙,今年的情人节时间是好,过了没几天就直接三十了,好让有意识的人直接模拟一下若干年以后进门过年的感觉。还是一如既往的到了奶奶家,度过这一个星期。今年恐怕时间要长点,年前叔叔的结婚,年后奶奶的七十大寿。我一直觉得这样的生活就是起来盼着中饭吃完再盼着晚饭,可能够每年陪一次老人却是我们一家二十年每年都这样做的原因。过节,情人节、过年等等都一样,就是一种寄托嘛,蛮好。每年各种感情在不同时候都能适当抒发一下,这也许就是节日存在的必要。这么看来中国人过圣诞节肯定是有哪种情感缺少抒发的时间了。

昨天没事可做,和爸妈把奶奶家小小的县城逛了一圈。说老街还是和以前一样,都没怎么变,果然比家里的要长而且完整很多,就像五六十年代的感觉,不错。晚上回来头居然开始疼了,一阵一阵的,妈妈说是缺少睡眠抵抗力下降,不管,从昨晚九点一直睡到今早十二点。

last.,fm不是一般的好,就是中国的网络始终是和外界有屏障。Gostop当年和Sky打的时候,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高丽棒子曾经问过,“China is space?”还好地球人说话的逻辑比较相近,总算能理解。月光真不是一般的模板达人,汗颜。

8 thoughts on “过节杂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