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意义

永远相信爱与自由,一生温暖纯良。这是当我看完两季高晓松的《晓说》后的感慨。从外祖父开始三代名门,94年25岁便已一曲曲校园民谣脍炙人口。两季的节目里他畅谈古今,漫游全球,展现了自己诗意的才华和浪漫的情怀。对于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来说,我想这也许是极为享受的事情。

他谈到自己90年代便数次出国,在欧美各地自驾游玩,畅谈在各国的见闻和看法。我想自己并没有那么好的条件,但一定要热爱生活,眼界宽阔,不能读万卷书,也要行万里路。他大谈世界历史,跌宕起伏,我想自己定不能像他那般侃侃而谈,也不如他博闻强识,但也应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公允淡然。

我想这样大概就能做一个好人。高晓松曾因酒驾拘留,也有数段遭到非议的感情,却在节目里给观众带来了不能再正的三观。他名门之后、家境殷实、才华横溢,却有比平常人更为平和的心态。我想和他做好友必然是君子之交,受益匪浅;他和爱人也许也可以相伴一生,与子偕老。

我曾认为一个人的行为就是内心的表现,正确的思想必然能产生正确的行为,所以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的纠正自己的三观,尽量的使其端正公允,对他人好,也使自己舒服。建立自己的人生哲学,这是痛苦而又孤独的。

可如今,我发现,即便是正确的思想也无法保证正确的行为。或者应该说,没有绝对的正确,两者根本是无关的。一个善于思考,勤于自省的自己也无法做到令所有人满意。或许,没有义务让任何人满意,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对你负责。可是,即便面对你最爱的人?我不知如何解答。如果正确的思想无法保证正确的行为,人类思考的意义又在哪里?难道就是夸夸其谈的炫耀?

噢,我错了。高晓松的离婚根本不是什么“不正确”的事情,也许仅仅是我眼中的“不合理”而已。或许连“不合理”都算不上,我为什么又会有这么多的感慨?难道这样的人就不能对爱情失言,甚至是失望?这样做就不是一个好人了?

也许我还太年轻,所以太害怕,痛苦孤独的路才刚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