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的高考作文

中国高考作文的问题不在于太死板,而是太宽泛了。近十年流行的所谓“话题作文”,更像是“找话题作文”。高考作文考的不是如何讨论或者阐述一个问题,或是抒发某种情感,而是如何想到该写什么。再加上这些话题大多空洞无物、脱离现实,直接的价值导向就是,无病呻吟、肤浅滥情。

反观世界各国,高考作文的题目大多数和社会现实、哲学问题相关,抑或直接提出分析一个对象,这个对象可能是诗歌、散文等。开门见山,直截了当。应试者只要构思写作思路,无需考虑讨论的问题是否得当、符合命题人的意图。包括中国古代的科举,甚至是中国以前的高考也大抵如此。

高考作文演化成现在这个模式,可能的原因是,第一,命题者低估了现在青年的思辨能力。参考其他发达国家的作文题目,若放在中国,大多数人都会认为太过深奥,反而很难写出东西。如果硬要出命题作文,很有可能是回到十几年前那种古板、肤浅的议论文题目。实际上,现在的年轻人的见识和思考比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人要多得多。

第二,由于思想控制,命题者难以提出既较为现实,又有讨论价值,能写出实际内容的题目。出这种题目又可能让应试者无法控制写作深度,反而给应试者带来风险。

第三,经过上千年的科举和数十年的高考,限定题目或论述对象的命题,更有可能被套上“八股文”的帽子。倒是现在的话题作文,不限文体内容,博得满堂彩。何乐而不为?

再深一层次探究,和西方国家的作文相比,中国的作文题缺乏对科学、真理的探究。有的作文题目本身甚至就是谬误的,直接摘抄于《读者》这样的杂志,或心灵鸡汤。能这样的命题中,能写出什么,不能不说是一种奢望。

民主和法制

今年阴差阳错去了两次香港,虽然都是自费,但考虑到我的工作性质和居住城市,这算是不多得的机会。不再像一个旅者,耳濡目染了这个城市的繁华,也感慨虽然内地近年数字华丽,发展迅速,但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中国人是最喜欢谈政治的,我觉得老百姓忧国忧民吹嘘宫廷是件很可笑的事情,就好象穷人想象富人一顿会吃几个包子。可回来有些事情又让我迷茫。

香港人,或许是有些香港人,始终没弄懂几个问题。香港已经是中国的一部分,香港市民也是中国公民,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所以普选与否永远是中国内政。英治时代的总督更从没有过普选。基本法就是香港的宪法,随意提名要求是违反基本法的。香港是一个法制社会,应该知道法律不是讨价还价,甚至没有合理与否,所以从现有法律框架下,产生的这个结果是合法的。如果要讨论现有法律是否合理,现状是否符合普世价值,人们到底需不需要真正的普选,这是另一个问题。

民主和个人相关,每个人都有诉求的权利。内地人民所需要的是对很多问题说“不”的权利,这种意义上的选择,香港人早就具备了。华人乐于谈论政治,但却不热心投身政治。政治上的选举,很多华人移民海外,手中握有选举权,却仍然没有参与的热情。

一个国家的发达或繁荣和民主没有因果关系,法制才是关键,这是香港发展到今天的核心,新加坡也是如此。与其他国家相比,华人不缺少反思和革新的基因,特别是香港这样一个高度发达的社会。所以,我宁愿相信,在独立思考和爱国教育极其缺乏的今天,那些占领中环,诉求普选的人们,是经过自己思考发自内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