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ton优盘,优盘中的战斗盘

早就听说Kingston优盘在市场上很难买到真货,也有过朋友诉苦的经历,比如读写速度奇慢、容量只有一点、拷进去东西拿不出等等。可是,今天还是大开了眼界。

舍友让人带的,拿到手就发现做工不对。想用防伪码查询,结果刮开一看…..是空的。

再看看优盘上的防伪网址,是www.a-b.com.cn,短信验证居然是发到手机上,无语。更牛的是,防伪技术叫AV NET。

见过假的,没见过这么假的,几十块钱买到这样的假货也值了。

当助教让我很困惑

本来早上准备看书,又被搞得烦得不行。我现在很不明白,学生挂科,到底是他自己的错,还是助教的错?

上课不来,签到代签最后次数都少的可怜。作业不交,发现缺失后就说是小组提交未注明,还归为助教的责任,“他漏批了”。论文乱写,随便拷贝,字体、样式都不改,该写六页的写三页。成绩下来发现挂了,一个电话给助教,“我这门课怎么挂了?”我感觉大四的同学找工作的同时还要上课,真的是很不容易。一切的一切,我都能理解,但我不认同的是,有些人责问和逃避责任的态度。

辅导员找过来核实情况,我也内疚不已。反省自己工作疏忽的同时,开始修改签到和成绩表,越改我发现越迷糊。到底哪些人“应该”挂,哪些人“不应该”挂?有人因为实习了根本没签到,但学院认可;有人作业惨不忍睹,但是又是“大五”的同学,应该照顾;有人就缺这门课了,会直接影响毕业。这样还需要批改作业、统计签到干嘛?修改到最后不就是每人从60开始加分么?

最后我发现了,其实内心一直愧疚,怀有极大负罪感的是我,而不是学习这门课的同学们。我收获了一种学习任何课程都没有的充实感。不要抱怨,潜规则,社会经验,都需要慢慢积累。

舒解下压力

好像有阵子没更新了,一则没发现什么可以探讨的,二则确实有点烦。

我们学院大三往上都是一学年三学期制,这开始也让我觉得很诡异。不过后来在Database System Implementation这本书的前言看到说Stanford的计算机系是四学期制的,我很无语,只是觉得或许学院在教学改革上还真动了脑筋。

第一学期刚结束,上学期做了大四一门课的助教,这两天有人询问我怎么会挂掉,结果无非就是从没签到过或者次数少得离奇。大四挂科确实是很麻烦的事情,影响毕业重修起来还麻烦。我开始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希望不会有人这样,可还是发生了。我以为自己只是按照规则来办事,比如打分根本没有一个规则,而完全是横向的比较,太惨不忍睹的只能怪自己不努力。现在想想还是很愧疚,内心好像受到了谴责一般,即便拍板权完全不在我手里,可能老师确实是严格了些,可压力还是很大。想到人家苦学四年到最后可能就因为我打分不慎,或者签到统计严格了点,影响了,那感觉……真的是不存在原则,还是太年轻了。

另外,当我发现自己连矩阵的秩是什么都不记得了的时候,突然开始上线性空间、矩阵论之类,三节课听下来快崩溃了。这么多年不碰数学,学习能力做题能力也都丧失了不少。以前无所谓的事情,现在居然变得忌惮,这完全是没想到的麻烦。

今天看到拉齐奥明天和国际米兰比赛,胸前广告出现PES 2009的消息。记录一下吧,好像蛮有意思,无他。

汉口路拓宽,南大校门不保

南京大学

话说有一个前朝皇后,因为还算有点姿色,留了下来并得到了主子的宠幸。还有一个前朝妃子,势力弱,当然自己也不争气,姿色实在差了点,再加上曾经说过誓死紧绑先帝大腿,罪孽深重。但当朝皇帝说过要以仁为本,便将她打入冷宫。人老珠黄,出门就被人家问,“你是不是聚宝门外绣花的?”

那皇后两星期半个月就能得到主子一次宠幸,总觉得算一家人了,梦想哪天能转正。当然,前朝妃子现在连N奶也算不上,一个人守着旧宫,能保住命就差不多了。妃子对皇后说,你终究是前朝的人,要当心。皇后嘲笑道,就你还有资格提醒我?就算在后宫,我现在也位列前几。

一天,主子突然对前皇后说,后宫厨房缺点柴火,立刻把你家门板拆了给小李子。

参考文献:1 2 3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