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验与建议

每当我们遇到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或者无法做决定的时候,就需要参考前人的经验,或者听取他们的建议。然后,会选择自己认为最合理的那个,参考或执行。这些经验和建议中,有些是需要我们自己去交流得到的,有的则是别人分享出来的。比如,人生或者职业的困惑,又如旅行或购物的攻略。

然而,当你经历过,或者已经具备这方面的知识后,很容易发现并不是所有人的经验都那么可靠,或者说,绝大部分的建议是没有听从的价值的。最多,仅仅是放在当事人的身上才适用。

同事昨天在讨论,某人小孩儿要出国工作了,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众说纷纭。我说道,现在有一个苏北人考上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找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你们说是好还是不好?这难道不是同一个问题吗?如果这个孩子现在就在我们周围,他该听谁的意见?

什么值得买是一个很有趣的网站,从当初纯粹的购物推荐网站,到后来不错的社区气氛,时常能看到各种攻略和推荐。我常发现有人写了很多,事无巨细却毫无参考价值,无异于流水帐。所谓的经验,正确性都很难谈上。又有一些人,内容不多,却能告诉我获取真正适合自己商品的方法和原则。

事实上,遇到一个问题,如何考虑和解决它,这是不管生活还是职场上都必须具备的技能。不仅仅是,遇到困难或无法解决的问题,即使常见的问题也是如此。

今年夏天,一个远房亲戚的小孩儿高考。农村家庭,寒窗十年,考取了很不错的成绩,但父母都是农民,面对填志愿这件事情根本无从下手,于是问我该怎么办。我告诉他,获取往年各个高校分数线的可靠渠道,以及各高校在当地招生老师的电话。结合小孩自己的分数,各个专业的优劣,你自己必须多看历史表格,多打电话询问招生老师,最后选择一个比较合适的。然而,最后我发现,无论是父母还是小孩,连最基本的填志愿的规则都不愿意了解,一二三志愿的录取规则和平行志愿的概念根本不知道。小孩儿更是被妈妈早早派到亲戚家里去帮忙做工,留下爸爸一个人到处问。于是,最后,他们听取了另一个亲戚的意见,直接填取了他建议的高校和专业,仅仅是因为“有同学在学校里做老师”,家长甚至要求这个亲戚保证孩子毕业后的就业。最后,小孩儿第一志愿落榜,还好二志愿的学校不是太差,否则父母务农数十年的培养全部白费。

遇到困难时,什么问题是关键的,什么问题是次要的,什么环节是我们可控的,什么又是无需关注的?解决类似的问题,我们以前是怎么做的,现在可以做吗?如果不能,有什么渠道能获得相关的信息,或是获得解决的方法?成本如何,可靠性又怎么样?这些看似很简单的问题,在遇到具体困难时,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并遵照的。所谓一个人是否聪明,有没有悟性,执行力是不是强,也无非表现在这些方面而已。

所以,如果要听取经验和建议,一定要从能力强的人那里获得。不仅仅是因为弱者永远会告诉你这不值得,很难,无异于痴人说梦、以卵击石,而强者则会给你希望,指明道路。更是因为,成功的方法只会掌握在强者的手里,他们会告诉你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该如何去思考,可能的解决渠道有哪些。

至于是否适用于你,或者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决定权一定只在你手中。

梦想与勇气

本月2日去北京,由于苏州没有机场,于是乘坐京沪高铁。想来有些可笑,也许是年龄大了,也许是这么多年从来没在北方混过。虽然也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蹉跎了几年,此番赴京,竟然感觉有些心慌。五个小时的车程,只得带上耳机消磨时间。

后排坐了两个人大的招生老师,或者是学生吧。7月2日下午5点,是今年江苏省高考填报志愿的截至时间,一路上她们的手机响个不停。对于人大这样的名校,在江苏大概只有五百名以内的学生能填报。这个名次的志愿,一定是一对一核对好的,所以几乎可以说是明着下的暗棋。

“您好,我是人大招生老师,您是哪位?”
“哦,您是A同学啊。对,你考了408分,报我们学校最好的金融系完全没有问题。”
“什么?你说你又有点想学工科,工科当然没问题,但我们学校的金融也很好。你自己想学什么?”
“哦……你是说清华要和你签了是吗?他们可以允诺你专业吗?”
“专业六选一?那没问题,你自己考虑好了就可以,毕竟专业是一辈子的事情……”
“没事没事,我们这里完全没问题。人大是很好的学校,清华也是很好的学校。你能被清华录取我们也很高兴,去清华学习工科,你也一定会有光明的来。”
“对,对。没问题的,跟我们说一下就好了,没必要抱歉。到了学校后要好好学习。好,祝你学习顺利,再见。”

在清华这样的学校面前,人大自然也是不得不让出手中的学生。当年的我显然无法享受这样的待遇,或许和那天下午的大部分同学一样,连通过电话直接同招生老师对话的意识都没有。我仿佛看到了话筒对面那个青涩、细腻、敏感的少年。他成绩优秀、恭敬有礼,对未来充满期待和想象,对即将生活的新的城市满是憧憬。所有人都对他致以最美好的祝福,他怀揣梦想,无所畏惧。

同样是去北京,今天的我抱有同样的希望与期待。然而,梦想,这个词对于现在的我,似乎早已不知踪影。工作这么多年,如果有什么能够给我一点力量和支撑的话,或许称之为理想更为合适吧。梦想,如果每个人还有的话,是不是都有勇气像他一样,去追寻?就像今天的我,面对自己期待的目标,甚至有些胆怯。

所幸的是,我仍能感觉到自己那颗纯粹的内心和充满力量的双腿。我知道他有时会感到疲倦,但是他在不停的奔跑,奔向目标。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人的绝大部分都是相同的,区别只是“做”和“不做”。我选择去做了,就一定会成功。

去佛罗伦萨旅游,你可能不知道的

领主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的海神喷泉前,一块圆形大理石标志标出了1498年5月23日萨佛纳罗拉(Savonarola)被绞死并焚烧的确切地点。萨佛纳罗拉是谁,可以看美剧The Borgias。

如果你对购买皮具不是很感兴趣,新市场拱廊(Loggia del Mercato Nuovo)可以在晚上去。可以单独摸摸小猪喷泉(Fontana del Porcellino)的鼻子,投个硬币许个愿。小猪的原作并非铜制,现在在乌菲兹美术馆。

新市场拱廊的中心有一块羞耻石(Pietra dello Scandalo )。这块石头只有在所有摊点都退去的时候才能看见,原先是佛罗伦萨军队战前集中的地点。在文艺复兴时期,所有还不起债的债务人在这里被用铁链吊起来,脱下裤子,臀部猛击石头以示惩罚。

卖牛肚包的摊子在新市场拱廊的小猪旁,3.5欧,建议尝一尝。

多纳泰罗(Donatello)的墓在圣老楞佐大殿(Basilica di San Lorenzo)下,葬在他旁的还有美第奇政治时代的创建者科西莫·迪·乔凡尼·德·美第奇(Cosimo di Giovanni de’ Medici)。

如果你看到乌菲兹美术馆和学院美术馆前预约的队伍也很长,不要怀疑,你没看错。所以请一定提前预约,当然如果你确定可以起的特别早的除外。当天请提前去各自排队入口的对面取票,仅凭打印的订单是不能入场的。

去乌菲兹美术馆和学院美术馆已经都可以拍照,但不能使用闪光灯。目前都还没有中文的语音导览,在乌菲兹美术馆门口买一本中文的书是非常必要的,不仅可以解释画作,还可以帮助你不会错过任何一部重要的作品,价格12欧。学院美术馆内有一些市内雕塑最初的样品。

乌菲兹美术馆走廊前的每个雕塑人物都很有历史,但丁、马基亚维利、乔托、多纳泰罗、达芬奇、乔托、皮萨诺、切利尼,建议好好研究一下

碧提宫(Palazzo Pitti)非常值得一去,广场也很美。请留出2-3小时,藏品堪比乌菲兹美术馆。但仅建议购买Palatine Gallery的门票8.5欧,如果你不是特别想在远处眺望碧提宫,不在乎在阳光下花1-2小时爬坡,Boboli Gardens的门票10欧可以不买。

请一定在傍晚驻足在阿诺河旁,或在天黑后来到这里。天主圣三桥(Ponte Santa Trinità)被称为意大利最美的桥梁,夜间的老桥(Ponte Vecchio)不仅多彩,而且立体。在两岸的灯光下就像一幅油画。

请在夜晚八九点来到领主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这里会有艺人弹琴,在皎洁的月光下,坐在几百年前的雕塑中,就像回到了远方。

除去学院美术馆和乌菲兹美术馆,圣老楞佐大殿、圣母百花大教堂(包含乔托钟楼)、美第奇-里卡迪宫(Palazzo Medici Riccardi)、旧宫(Palazzo Vecchio)、碧提宫(Palazzo Pitti),每个景点都有付费的博物馆,票价也都在10欧左右。时间和金钱,都是你需要考量的。

如果准备登顶乔托钟楼和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请不要安排在一天,考虑还有其他行程,会让你崩溃。心理原因,下来会比上去轻松很多。

但丁故居仅仅是根据但丁的记录推测的地点,而不是真正的居所。

如果到比萨,坐到Pisa S. Rossore站近很多。回去时再从Centrale走,因为Pisa S. Rossore没有报站,很容易做错车。

去The Mall的车站不在火车站,在火车站西南方的汽车站内。如果想坐第一班车,尽量早到,8:30开始排队就已经赶不上了。

迷失澳门

澳门与香港相比,缺少了喧嚣与拥挤,却多了几分历史与宁静。

在走过岗顶前地,寻找圣老楞左堂的路上,我向一位澳门大妈问路。鉴于在香港的经验,我说了英语。大妈指了指我手中的地图,把它放到离眼很远的地方,定睛看了十秒钟,用出乎意料好的普通话给我答案,慈祥熟悉的面孔让我想到乡间的邻里。得到答复后我连忙表示感谢并尽快赶路,大妈仍然看着我用手指着前方的路口,直到我转身离开,丝毫没有匆忙的意思。这样的感觉,即便在内地,也很久没有见到了。

如果说香港是一个繁华的国际城市,那么澳门就更像是一座欧洲小城。与马六甲一样,经历了几百年的殖民统治,澳门几乎更为完整的保留了原有古城的建筑。都说旅游要避免到此一游拍照赶景点,可落到自己身上,想靠双腿走遍整个澳门古城,仅仅一天的时间还是不得不快马加鞭。从大三巴牌坊下山,穿过喧闹的议事前地,到达民政总署。然后走进一条条小巷,教堂、剧院,我已经忘记了这是人口密度世界第一的城市,仿佛置身于十八世纪的欧洲。

总算在下午六点前赶到妈祖阁,平日喧闹的香堂已经没有大批的团客。经过庙门及花岗石牌坊,便是庭院,循着山麓的石阶小径,拾级而上。想不到这个不过百步的庙宇竟是澳门人半个世纪的精神寄托。在妈阁庙前地休息片刻后又搭乘公交,穿过西湾大桥,来到路氹城。

夜晚的路氹城是一个纸醉金迷的不夜城。公交车经过解放军驻澳部队营区,穿过一座座宏伟的酒店,炫目的灯光和巨大的液晶屏发出耀眼的光芒,我们走进了威尼斯人酒店。这里是世界上最大的赌场,与马来西亚的云顶相比,面积大了很多。可惜我们不会哪怕一项,只能做一个参观者。酒店内的大运河购物中心里,穹顶上的人造天空让人们忘记了黑夜。走到圣马可广场,贡多拉船在大运河上往来穿梭,姑娘们坐在船上,船夫唱着中文歌曲,仿佛置身异国。

搭乘TurboJET往返港澳,一人约330港币,单程一小时,非常方便。我想下次如果有机会,走一次相反的路线,静静感受一下夜晚的澳门古城。

图片拍摄于 崗頂劇院 Dom Pedro V Thea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