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

这是我在蓝黑军团建站九年的时候写的一篇帖子,原帖地址在这里。蓝黑军团是一个国际米兰的球迷网站,伴我走过了从高一到现在六年的时间。接触她的朋友恐怕不多,对于这些也不会很熟悉,我其实也只是把它当作自己和国际米兰,和网络的一些记忆写了下来。

【九周年】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

很多时候都想写这样的一篇文章,很多事情都会激发我回忆的冲动,但又怕时间不足文笔不够而不能完整展现这段记忆。军团的生日是10月10日,尽管不知道这样的一个日子是怎么定下来的,但能在每年过完自己生日的后一天就一同庆祝军团的建立,这实在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初来乍到】Suede – So Young

2003年1月30日,我和表哥在网吧搜寻国际米兰的消息,至于是什么已经记不清了。但是在搜索引擎的最后几页,却发现了一个叫做www.interbbs.net的球迷论坛,“蓝黑军团”四个字映入了眼帘。看了几眼竟发现有很多自己需要的内容,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找到组织了”。但由于当时还在上高中,只好注册了个ID匆匆回家——RickyNi,来自于当时的英文名,但是这个网址已经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这就是我和军团的邂逅,就如同和国际米兰的相遇,如此的巧合而浪漫。98年 的春夏之交,我正处在小学毕业的火山口,那是还是考试升学,压力可想而知。生在足球文化薄弱的江苏,过了十岁才对足球感兴趣算是很早的,特别是在闭塞的县 城,而我大概就是中间一个吧。从家每天步行去我的小学必须路过一个中学,这个中学的习惯是每周一早上升旗仪式前会有十几分钟的广播,主要是一周的国际时 事,当然也包含体育,而这也正是每周意甲结束的时候。我无意中逐渐发现一支叫做“国际米兰”的球队,连续取胜,直到大家都知道的那场比赛。在看不到比赛, 没有视频没有报纸的日子里,我竟然是通过电波的方式每周关注着这支球队,现在想起真是够浪漫的。

听着耳机里Suede的Everything will flow,我把自己的思绪又拉回到了03年。 尽管还在中学,家里上网也不是很方便,但我还是一有机会就打开军团看看,逐渐养成了习惯。作为国内较早的球迷社区,那时的军团,高手云集,高山仰止。之心 在我看来就是发言的禁地,只能观看他人的观点,钦佩之情难以描述。藏经阁掌门人不说大家也知道,那也成了我开始发帖最多的地方,因为无论什么问题到了那里 都能被解决。谈天说地,说老实话,开始我很鄙弃,感觉军团就应该讨论和球队有关的事情,这样扯淡的东西就是弱化论坛的专业性。另外一方面,也和自己的年龄 有关。因为当时还比较小,与人交谈的能力、社会的阅历都还很浅,而谈天的内容、调侃的技巧基本都与这些有关,如果说之心是不管说话的话,这里就是插不上 话,偶尔发发帖也会被喷“火星”,伤了几次自尊自然不敢去了。

从蓝黑镇分成谈天和文山艺海(可能不准确),谈天就一直是军团最具争议的地方,不管是发展、定位还是版主的操作、任命。众多讨论中尤以一篇叫做《究竟蓝黑军团需不需要非球迷者》的帖子最为著名,这篇长达二十多页的帖子此后数次被奉为经典。对于谈天的记忆不多,直到03年的生日,大鸟在谈天给我发了生日庆祝贴,今天都让我感动万分。

和军团的邂逅使我一上网就有过来看看的欲望,而真正被她所征服则是一篇名叫《一个人在右边》的帖子,后来有人告诉我作者是转载,我想已经不会去在乎那么多了,因为这篇帖子对我产生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我很清楚的记得当时在学校机房的感觉,感动,震惊。虽然现在看起来这篇帖子可能无法和很多精华相比,但当时我愣了很久,后来ID也以队长命名。后来自己的Blog,第一篇日志便是将这篇文章转载以示尊敬。初来军团,之心精华云集,对于我来讲这是印象最深的一篇。

那是我的另外一个爱好就是吹毛求疵,在站务里面发了很多帖子,看看这些就知道,应该和对军团的感情有关吧,希望为她做些什么。其中又以这篇帖子最为典型,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胖子加了我的QQ。我诚惶诚恐的和他聊了几十分钟,谈到军团、谈到主机,我想给蓝黑基金捐钱,我想长大。

高二的暑假,央视天下足球搞了个世界足坛第一射手的投票,要上高三的我知道即将告别军团了,索性玩了把最后的疯狂。我和表哥在网吧包夜用各种方法刷票,并在军团发帖,两个人亲眼见证维埃里从落后到超过舍甫琴科到遥遥领先。节目播放时看着结果,心里的感觉只有自己知道。

是的,初到军团的日子就是如此单纯,甚至是幼稚。什么都不知道的我干了很多可笑的事情,对于军团充满了崇敬,也憧憬自己的毕业、长大。现在想想,那时的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2000年 刚过,网络新兴的时代,每个人都是如此的好奇。那时的互联网充满了人与人交流的渴望和纯真,人人都是菜鸟。军团的置顶服务贴、藏经阁的知识普及贴都是吸引 人到来的原因,而这些放在今天又算得了什么呢?这也就是我在年初执意要回复置顶贴的原因,作为一种历史、一种存在,它有延续下去的必要和意义。那时的网络、论坛不是快餐,不是人们发泄的场所,而是一片充满希望的试验田,是人们饭后茶余交流感情的地方。在这片蓝黑的世界里,我和军团的故事开始了。

【从绚烂到淡薄】Travis – Writing To Reach You

我一直认为从98年喜欢上国际米兰到曼奇尼上任,球队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即便是02年的库珀。这段时间都挺过了,还有什么不可以。军团出现时间的特殊性留下了最大的一笔财富,就是一批执着而热血的球迷,不离不弃而充满激情。这也形成了军团独特的性格——偏激而强硬,就如同梅亚扎的BOYS SAN,直到今天很多AV论坛还言必称军团如何如何,可见受毒害之深。

接触军团不久,由于即将面临高三,担心我学业的父亲将我转向管理更加严格的老家县城的学校,那是黑色的一年,对于我来讲从任何方面都是如此。上军团的机会越来越少,但就在这时,一个女孩改变了我的生活、我的未来、我和军团的关系,她也成了我现在的女朋友。

变态的教学,变态的管理令我难以适应,第一次考试竟然是全班四十几名,我呆滞了。如果说此时还有什么能支撑我坚持下去的话,只有国际米兰。就像上面说的那样,98到03最艰难的几年都挺下来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还有什么?我只能默默的努力,去证明自己,也不让让我转学的父亲失望,和低谷的球队一起努力。那年的11月 份,当我注意上一个女孩的时候,我知道完了,我喜欢上她了。可造化弄人,成绩不佳面临高考的我知道此时我所作的除了下晚自习她收作业时趴桌上假装睡着让她 叫醒外,不能更多了。情感和现实的矛盾使我把更多的感情倾注到了军团上。在难得的半天假期里,我见不到她,只能在军团的好友和帖子里得到些许安慰。归属感,也许就是这样吧。

终于一步步的,从第一次的四十几名到高考的第七名,我的努力没有白费,四次全市模拟我没有后退一步。然而高考的成绩还是让我失望,我上了以前想都没想过的学校,而她则去了另外一所高校,未来会怎么样,谁又会知道。在那个暑假里,我加入了军团的翻译组,chopinter、蝶歌、EMINEM鼎鼎大名,年幼的我激动不已。毛遂自荐的时候,EMINEM问我,多大了?四级过了没?得到的答案让他惊讶,我永远无法忘记第一次把翻译的新闻以邮件发给他的时候的兴奋,就这样,我真的在给军团做些什么了,我的愿望实现了。那年的欧洲杯,谈天的竞猜我赢了很多钱,现在看起来就几万吧,但当时确实已经很多了。最后一场1:0,猜对进球者让我兴奋不已。渐渐的,我感觉不那么拘束了,和那些不敢接近的人物交流也多了,军团真的成了我的家。

可惜的是,那个暑假我和她依然没有进展,高考结束后实在无事,我就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了 军团上。当时的军团发帖数是用星星来表示的,并且每一级就是一倍的帖子数。我费劲所有力气把帖子从800发到了1600,星星加了一个,便再也没激情了, 因为下面一级又要1600。很难想象这一切都是每天在我家那台赛扬233,只有32兆内存的电脑上做出的。那个暑假,军团陪我度过了大部分的时间。

也许是个性使然,我天生不善言辞,也很难和各种各样的人交友,这使我在军团发言、活跃的程度无论在任何时候都相对很低。04年刚上大学的前两年宿舍没有网络,无法做更多的我更多的只是旁观和关注,而军团却迎来了他的全盛时期。05年的暑假,Ulysses邀请我回归翻译组,看着和上次完全不同的同事,我又从事了短暂的翻译工作。Ulysses在组织能力上给了很多思考和学习,从翻译到杂志到goal合作,无愧军团全盛的中坚力量。

翻译的工作第二年寒假好像还做过一些,其他更多也只是旁观者。成长就是如此可悲,我们都逐渐认识到了网络不过是个虚拟的世界,一批批老人逐渐在离去,一批批新人包裹起了自己,一批批能人不愿付出太多。军团在全盛的背后浮现了危机的迹象。

【从头再来】Suede – Everything Will Flow

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从2006年7月10日到29天后的8月8日,军团面临了历史上最严峻的一次关站,再到07年的10月27日,org域名启用,如同弗兰基的紫百合,今日的互联网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网络,军团也不再是当年的那个论坛了。

从去年年底到今年夏天,当版主的半年让我对军团的发展有了更多的思考。人气的降低、话题的庸俗、网络的飞速发展使得军团不可避免的退出了国内一流球迷论坛的行列,甚至在国际米兰球迷论坛中,也不是首选了。军团的衰落在于新人,注册人数常年停留在60000, 老人一批批隐退,精华日益减少而新人却不见到来使得军团迎来了不可避免的真空。这个现象的原因究竟是什么,讨论已经很多。有人说是论坛质量下降了,吸引不 了,这明显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有人说是“蓝黑军团”的名字不好,这也是扯淡,说老实话,刚开始很多人都觉得“蓝黑军团”这个名字比其他什么都来得 顺口洋气。还有好多好多解释,除了关站和换域名两个硬伤外,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就是军团的帮派势力太强。

帮派,这在任何论坛都是有的甚至是普遍的现象。所谓中心化,网络里面这么多人这么多群体这么多爱好,我们来到军团的这批本身就是中心化的一个体现。我一直认为相同球队的球迷性格上必然是有着某种相同之处的。 就像国际米兰,这样的一群人是浪漫派,怀有梦想,无畏强权,梦想着能打破他们,或许永远也不会,可这根本不重要。自身丑陋与否丝毫不是他们所关心的,就像 球队的打法,关键在于执着,在于那份信念。不管你同不同意,但这就是我们走到一起的理由。同样,在军团内部,我们也有种种中心化的表现,相同性格、有着相 同话题的人走到一起,逐渐形成一个小的圈子,甚至有些排外,这都是正常的。哪个论坛哪个社区没有这个现象?和高校bbs不同,军团的存在仅仅依赖于用户对于球队的感情,想来即来,想走即走,没有这样帮派的感情,我倒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论坛能维持多久。相反,我偶尔看看新浪、CN的帖子,总是不痛不痒,不偏不激,没有感情没有情绪,有什么意思?

所以,在我看来这一切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两点——人才和技术。人才的匮乏是今天军团 的尴尬,而当初的极度流失则是导致今日的根本。很多人都说某某人是军团由盛转衰的转折点,某某人是关键,我想说的是,一切都是一个过程,在军团最鼎盛的时 候,其实都埋下了。军团众多过错中,对于水和不水的控制我觉得是关键中的关键。尽管在网络快餐化的今天,能像当年那般真的很不容易,但是倘若控制不好,就 是如此下场。以前发都不敢发的帖子渐渐不用再担心什么,以前无趣至极的话题渐渐可以顶的很高,版主的控制却不再严格。谈天,转变的根源。谈天是一个调侃之 地,水是一个技巧。当质量降低,看不惯的人提出,有的被淡忘,有的被拒绝,有的被嘲笑,有的引起了大范围的争吵,有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军团变了。

如果说水是军团变质的原因,是人才流失的原因,那么阻挡新人来的最重要的因素则是技术。军团创立之初,网络刚刚兴起,军团可以说是占了一个巧,一批能人蜂拥而至。当时的技术大概都由胖子夫妇负责,当然还有henry等, 从服务器到新闻主页到美工到升级,在互联网刚普及的日子里,做的还是不错的。渐渐的,网民的认识提高了,一般的网络已经不能再吸引他们,军团的劣势开始显 现出来了。可是,却没有人意识到这一切。网民首先需要的是专业的站点,是值得信任的,是规范的,你可能会说当然内容更重要,我说过,这是鸡和蛋的问题。我 不想再以某网站的发展为例,不想再重复他起初冒充官网的恶行。但是,这又怎么样?事实证明,他成功了。如果说这么做还有争议的话,那么技术上看来,军团则 是完完全全的失败。从主页到论坛,业余、混乱使得我们失去了越来越多的新人。从这点上看来,我们真的犯了一个无法原谅的错误。今天的网络是一个多元化的世 界,用户要求越来越高的体验,如果你达不到,如果你让人觉得无法信任,那么发展就无从谈起。

今天的军团,失去了以往坚持的很多原则。现在的军团做事操作越来越无据可依,没有严格的条例,使得争议越来越多。很多人可以肆无忌惮的水,毫无质量的水;版主可以随意的换,没有原则的上上下下。今天的军团,仿佛正越来越变成一个小圈子的家。 是越做越大还是越做越小?这是很多会员都谈过的话题。在我看来,不想越做越大都是假的,只是你做不到而已。在中心化和去中心化越来越矛盾的今天,博客的出现已经大大冲击了论坛的存在,Web 2.0的兴起更是让论坛面临绝境。做一个小圈子交流的地方又有什么不好呢?如果这么想,只能算是聊以自慰吧。

在当斑竹的半年里,我重新以刚到军团的激情投入到了工作中,在很多朋友的帮助下做了引导 页,给主页和新闻组的翻译工作提出了自己的建议,更改了原来的主题和帖子列表的样式,做了新的banner,对于搜索引擎做了优化。期间得到了很多朋友的 建议,也遇到了些阻力,但我知道,这些都是善意的,而我坚信时间会证明自己的选择。最重要的,我在保研后相对清闲的半年中,把自己对于天足的构想付诸实 施。可是,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开始力不从心,再也不是四五年前的那个我了。天足光顾的人数还是不尽人意,搜索引擎做了各种优化效果并不显著,我发现自己的 力量其实很弱小,我想退出了。自己已经不能给军团带来更多,也许,我该做的真的都已经尽了全力。

【尾声】Oasis – Don’t Look Back In Anger

行将结束的时候,我想到了在军团发生的一件件事情,和这个虚拟世界中的真实朋友见面时的一次次感动。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就像清代文学家厉鹗曾经说过的“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谨以此文纪念我和军团一起走过的五年。

36 thoughts on “相见亦无事,不来忽忆君

  1. 你页面底部的那个“回到首页”,点了以后可以滑动到页面最上方。如果输入“http://niye.name/archives/927#header”,也有同样的效果。

    为什么我的blog不可以呢,如果我在地址后面加上“#header”,它只会重新载入页面而不能滑动到顶部,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6 日 21:50 回复:

    我的footer的代码是[div class=”right”][a href=”#header” title=”Back to Top”]回到页首 ↑[/a][/div],方括号变成尖括号

    [回复]

    魔群月光 于 2008 年 10 月 17 日 09:23 回复:

    我后来查了一下明白了,这个叫做命名锚记,锚点就是代码中格式为“id=xxx”的字段。使用命名锚记可以在页面内快速定位。

    [回复]

  2. 文章仔细拜读了。太厉害了。对你景仰之情犹如(以下省略多少个字呢?忘记了,还是你自己去想吧)但我从里面还读出一条更劲爆的信息:你原来有女朋友啦!也不给哥们介绍介绍,太不够意思了?建议你写篇有关你们的文章,我万分期待中。谢谢。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7 日 12:16 回复:

    言重了哎~

    [回复]

  3. 我有个提议,不如把这篇文章做成索引,分别按照章节做总汇成一篇专题,然后PS张海报挂放在首页,单篇日志有点长…看起来费劲…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7 日 12:50 回复:

    我当时也想这个,不过想到这个话题毕竟关注人很少,分开来意义不大,评论人也不会多,就连在一起了。
    这样完整性也强一点。
    其实就是想把它保存下来,在自己的blog上。

    [回复]

  4. re re re ~~~

    哈哈,看来我到军团比你还早,02年。不过现在的ID 是03年注册的。其实在军团也不算混过,所以我的ID 也相当不知名哈。在那里交上的朋友,算一算,发现大概只有一个(小V)。所以对军团的事务、变迁,也没有像阿足网的那种物是人非之感(嗯,我以前同时也是阿迷,在阿足网呆过;现在的阿足网,才是真正衰落了呢)。

    我一开始是在协会混的,很早期的时候了,通常在线只有十几二十个人的时候。还混上过两个版的版主,直到后来觉得没意思就离开了。对了,协会的创立者也是SEU 的,你们应该认识吧。我还记得他的专业是BME。

    和你一样,也曾经把Inter 当作寄托。直到后来心都冷了,不再抱有期望。06年之后,甚至不再认为自己是球迷。现在的看法是,那毕竟离我的生活太远。

    不再是球迷,不再混论坛,呵呵。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7 日 12:47 回复:

    嗯,论坛现在没意思了。
    阿足我也熟啊,真衰落了。
    协会seu的我知道,现在还不如军团呢。

    [回复]

  5. 我们两家终于可以不再抢场地了~~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7 日 18:51 回复:

    没建成之前一切都是空谈~

    [回复]

    魔群月光 于 2008 年 10 月 17 日 20:52 回复:

    据说国米新球场选址很好啊~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7 日 21:00 回复:

    米兰在东南,我们在西北
    6万人,比较理想的大小

    [回复]

    秋建麒 于 2008 年 10 月 19 日 09:46 回复:

    大家都搬走了,圣西罗咋办呢?拆了?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9 日 10:22 回复:

    给米兰市政府啊,办办演出运动会什么的,和球队没关系了。

    [回复]

  6. 为什么我今天打开你的博客,卡巴会报警,说发现木马啊?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8 日 10:17 回复:

    不会啊,我自己卡巴没问题,你的电脑中毒了吧。哈哈

    [回复]

    秋建麒 于 2008 年 10 月 19 日 09:42 回复:

    你不要吓我啊,我电脑里有很多重要资料的哦,快帮我想个办法。对了,好像今天就没报警啊,奇怪了!

    [回复]

    NickyYe 于 2008 年 10 月 19 日 10:23 回复:

    整个杀一遍好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