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耻辱就是溃败的开始

我一直觉得当年他和库珀的争论是可笑的,我根本不曾怀疑过他的背叛,他没有忠诚。是的,他比皮尔洛可恨得太多了;当年有人那维埃里的出走和他相比,我觉得很可笑,不可否认我是christian的球迷。作为一名球员,两次这样的伤还能康复,我钦佩他;作为国际米兰的球员,他只能让人作呕。

我一直以为人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正如当年这个肥猪带着世界杯金靴的荣誉风光地飞抵马德里,而现在,只能用逃离这个词来形容。很能理解米兰米兰球迷对于他的到来的憧憬,这样的窘境我们太熟悉了,可是是谁不经意间就把“圣诞节前追上国际”变成06年最大的笑话,事后还死命不承认。我还认为一个人受过的伤永远比荣誉和快感来的刻骨铭心,譬如十七年不夺冠的耻辱,譬如德比中的失败,又如罗肥的背叛。几年的耻辱始终使我在米兰的球迷面前抬不起头来,即便现在获得了胜利,可那种羞耻感还是深深地印在我的心里。好在我们没有放弃,是的,我不如你,我不会争辩,回避是徒劳的,忘记耻辱就是溃败的开始。

2007年3月11日,联赛第28轮,国际米兰 VS AC米兰,梅亚扎球场见。

4 thoughts on “忘记耻辱就是溃败的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