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期末了

末了,末了,真末了。一算居然离放假就剩两星期的时间,学院偏把这专业选修放学期最后上。虽说是邀请的外面老师,含金量也不低,可在如今考研的考研,实习的实习,人心惶惶兵荒马乱的年代,连续三周每天七小时的时间上同一门课谁受得了。于是众人决定离校,集体抵制选修最后一门课。回家的回家,旅游的旅游。老高和我苏州一行归来甚至想去趟东北,无语。在家也算过了两个节日,陪陪爸爸吃饭。总觉得在家时间陪父母的时间太少,也知道以后这样的时间是越来越少了,可是…唉,难呐。

你说这不是要人命,早该结束的军事理论课一直拖到现在,在中国这样的课肯定是必修的,搞得好多人想走却脱不了身。原来我以为自己已经急得不行了,后来听说有位同学周一的火车票在手听说当天补课就去市区退成周四,刚回来就得知不补了,改到周末,又去退成周四,回来又听说取消了,再等通知,心里顿时平静了很多。软院的教务已经是名声在内,他大概当自己是洗澡堂门口打卡的,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脸色不好看就不让你进去,急死你。

还是辅导员同志厚道,了解人民的疾苦,上周五还在考选修就赶了过来在黑板上奋笔疾书写下了这周二晚上七点补军事理论课的通知,当时我就怕有人受不了诱惑立刻交卷愤然离席了,还好,大家都比较沉稳。考试一结束,人走鸟散,我们宿舍居然只剩下索索一个人,不知道的人以为又来了个五一。就知道这天煞的教务脑子又会被门板夹,果然晚上的补课昨天得知到了下午,想必又很多人赶不回来,不管了,谁让你澡堂子提前开门了?周四考完本科时代最后一门课,滚蛋。

3 thoughts on “学期末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