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0求职记之一

MicroStrategy

我不是一个喜欢写笔经和面经的人,也从不干这样的事。这个冬天,为了对得起我投过的70份简历,我决定把他们记录下来。即便如此,只是经历,无谓“经”。

在得知SAP今年很难有headcount之后,我便开始抱怨自己的命运,如果是明年毕业,或许肯定就能留下了。校招之恐怖和麻烦让我心有余悸,可该来的一切都会到来。我考虑过自己的未来,想过自己应该干什么,得出的结论就是毕业后不要再写代码了,至少应该进入应用领域工作,比如金融,比如房地产,因为自己不喜欢写程序,不适合写程序,也不认为写程序好,当然,这是因为我不是牛人,无他意。这就是自己对这个行业越来越了解后,从本科到研究生每天困扰我的问题。

每年IT的校召都是开始的最早的,九月底,就是这个时候,百合、水源和应届生上就充斥着各大IT公司的校招信息。我看准MicroStrategy,这个如今BI领域的老大,当然是在我现在实习的BusinessObjects被SAP收购后。听完宣讲后感觉他们做的和我实习的内容完全相同,产品线几乎一致。我在SAP开心的生活不禁让我对他充满期待,再加上号称杭州IT第一高薪的名号和杭州这座美丽的城市本身,我当时它的期望值达到了极端。

阿里巴巴

漫长国庆长假后第一天迎来了阿里巴巴,我把他的笔试完全当成了热身,因为不想进去整天写Java EE,更不认为自己符合他们的要求。也正是那天,我第一次乘坐了传说中的大桥五线。上海人训小孩儿的时候都说,“再不听话,就把你送去坐大桥五线”,不知是否属实。笔试结束后,我便和nova小朋友一起逛街去了,直到晚上八点在商场接到杭州的电话通知我明天面试。

第二天早上九点半,再次大桥五线到复旦。临面试前我想改职位,从b2b的Java开发到研究院的QA,阿里巴巴的hr斥问我,你为什么要改公司,我并不知道阿里巴巴集团下的公司分的是如此清楚,随后她教育我人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我心想,其实我是对你们负责,万一我这样的水货进了你们公司,你们就毁了。她的措辞令我很不爽,我必须这么说。

一面的人很和善,从Java SE问到EE,数据库问到分布式,结果是送我走人。虽然感觉符合自己的预料,但毕竟感觉答的不错,莫名其妙,备受打击。于是决定为了减少伤害,不会去的公司坚决不投,不打酱油。晚上七点在交大还有MicroStrategy的笔试,我回张江睡了一觉。张江——五角场——张江——闵行——张江,这样的距离在一天中完成。

MicroStrategy

MicroStrategy的简历审核非常严格,但我想自己的简历绝对应该被挑出,仅凭BusinessObjects这个Keyword。晚上的笔试果然只有几十个人参加,不得霸笔,甚至校园内也没有任何标志,相当小众。全部的英文智力题,我事先有过心理准备,难度并不大,时间也正好。从交大回来的路上,我对自己说,第一个offer之路开始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注意力已经难以集中,下午收到面试通知时心里叫了一声大大的yes,即便是预料之中。10月14日,衡山宾馆。面试前的等待总是如此压抑,看到有应聘SE的同学在交谈,我捧着自己的简历尝试稳定情绪。面试官叫到我的名字,一面是自我介绍,三道智力题(数学证明,智力,估算)。在被问到为什么不留在SAP时,我说,这个问题很容易回答,因为他们没headcount,但我觉得MicroStrategy更好,她也笑了。以后每次都是如此,坦诚而真实。英文的面试让我放的很开,虽然只有第一道答得很完美,但简历和我的表现显然弥补了这一切。在一面结束后等待的时间里,我看到有人离开了,而我却留了下来。

二面的面试官已经是我第三次见了,从宣讲笔试到面试。在去房间的路上,她说我是她今天面的最后一个candidate,我也寒暄了下你们也不容易,晚饭也没吃。还好是英文,不然我估计说出来会很别扭。我说第三次见到你了,她笑道那我不用介绍自己了,可以节省一下时间。仍然是两道智力题,六十分钟转眼即过。第二道扔鸡蛋不简单,在没看过,当场只有你一个人思考的压力下,即便在她的再三提示下我仍然没有得出最优解。我知道自己希望不大了,谈的更开。时间结束的时候我说在南京听了你的宣讲,没想到到上海的笔试面试还能见到你,随后主动和她握了手,她有些意外,中国学生显然很少这么去做,但这是MicroStrategy的interview tip,之后每次面试只要面试官不是木头人我也都会这么做。

二面结束后的几天等待,验证了我的感觉,没有任何信息。直到周六晚上来自杭州的电话,通知我去杭州参加晚宴和终面,我才发现几天前的邮件被gmail放到spam里去了,内心无比激动,但我知道自己已经尽了全力了,二面能过绝大部分是自己的英语和沟通,题解的并不好,还有终面,太难了。接下来的几天,我晚上睡不好觉,吃饭完全吃不下,这辈子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10月19号我踏上了去杭州的火车,6岁后第一次来到这座美丽的城市。看到来自南京和杭州的十几名同学,都是如此优秀。晚上和VP的晚宴主要是交流,吃是完全不敢动筷子,甚至手都会发抖。第二天面试前我却异常平静,又被安排在最后一个,通知三点半却一直等到五点多。Jim更加详细的问了我的简历,也有SAP实习的问题,但显然心不在焉,急于结束,对我没有任何微笑。接下来照例是智力题,数字推理。我直接用猜测的方法解出,他说答案是对的,但希望看到更加严密的逻辑推理。我思考了很久,他不断提示,最后成功解出。他说,你思考的太复杂了,我笑笑。他说,就到这里吧。这一刻我很吃惊,毕竟做出来了,我感觉不妙,或许就是永远的离开了。三分钟后便是结果,我没有终面VP的机会,似乎是所有上海南京十几个人中唯一的一个。

我微笑的走出了大楼,内心却是无比的痛苦,从未有过的绝望。我立刻打的去火车站,想离开这里,车上我打电话给nova,难以相信这一切,天塌的感觉,我不知道是不是那样。在杭州火车站,我不想让父母担心,但还是拨通了爸爸的手机。我没了魂似的乱走,所有人在我眼里都是飘动的灵魂般没有意义。我感觉自己浪费了可能是最好的机会,最合适职位,最完美的城市,可能是最高的薪水。可能以后很难找到好工作了,我甚至这么想,我有了尝试公务员的打算。

我尝试把对Jim的抱怨转向对自己的思考,我知道自己走到这一步已经“很牛”了,我知道是自己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我知道能过二面就已经是运气了,或许来杭州只是给了一个待定的机会,但毕竟我没有把握住。距离梦想的公司一步之遥,甚至你已经走进了他的大门,却又被赶了出来,我伤心欲绝。精神完全恢复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甚至一个多月后,在往南京面试的动车里无意听到广播里的“杭州”两个字,我的心仍然隐隐作痛。

好几个星期后,MicroStrategy承诺的往返杭州火车票和打的费也完全不通知我报销,发给其他人的mail list里不包括我,甚至我发信询问也装傻不回。不报也罢,权当攒人品。MicroStrategy的面试让我更加清楚了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也开始了我面女面试官必过的记录。

13 thoughts on “09/10求职记之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